火童

俗人一个。
爱吃、不高冷。
做个周杰伦信徒,终其一生。
cp雷点:贤良/堂辫

春天到了。
我在屏幕前哭成傻逼,艹

点文

仅限伦祥,随机抽取一名来写。

听说杰伦跟JJ在日本。
那他还记不记得,他二十年前也曾来过。
也是跟着一个人。

【插曲/同人曲】如昨

他是你年少不懂事的倒影,是你怯懦,意气用事的牺牲品。他是你的最佳损友,是你的玩闹伙伴,是你心底最深的一道疤,是你回忆中靓丽的风景之一。

你是他的最深刻的记忆,你是他曾经最好的朋友,你是他心中永远年轻的少年,你是他最珍视的朋友,只有你能让他低头。

周杰伦,罗志祥。想回去,再无可能。

——

http://music.163.com/song/1375207139/?userid=451491740 

——

我永远爱伦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你们一定要好好的。伦祥女孩疯狂哭泣。

——

我就问你凭什么,凭什么说他俩是邪教。

【伦祥/甜饼】找零太难。

罗志祥走进便利店里,那收银台后站着的正是他一连几天光临这家便利店的唯一理由。少年看起来因为日常值夜班而有些倦怠,眼皮耷拉着,看起来有点乖乖的。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可爱劲。


周杰伦勤工俭学了几个月,最近总是会在某一个特定的时刻,看到一个特定的人。他总是会买一些奇奇怪怪地散装物品,有时是一两包口香糖,有时是几包方便面。他总是带不够钱,每一次都对他说“麻烦,我找零。”


罗志祥这次也不例外,他又买了几包方便面,说着同样的话。不过这次手里还拿着一罐啤酒。周杰伦见了觉得很意外,他没想到这样一个看起来有点乖的男孩子会喝酒。他默默地低头扫着标码,而后看了一眼电脑上显示着的数字。是整数。他稍稍有些失落,抬起头对等在收银台钱的罗志祥说


“这次不用找零了。”

“反正我不是。”


罗志祥心中一阵欢喜,他冲上前去抱住他。周杰伦任凭他这么胡闹着,嘴里一个劲地说“我还要上班”手臂却慢慢地收紧,将罗志祥整个的箍在怀里。


“我是收银员,本职工作就是找零。”

“这样……那也没差。”


于是他们一同笑着。拥抱着爱情。


不能光我一人难受。
我迟早得为伦祥流尽眼泪。

【伦祥/刀】插曲(五)望春

*罗志祥第一人称

*伦祥

我亲口承认过爱他。


说实话,承认爱他没有想象中的困难。我在节目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大方方地说着爱他。他羞红了脸,慌慌忙忙地用双手遮住大半面容,一双眸湿漉漉地看我。而我知道他不过是把这些话,当做了一次恶作剧。节目播出后,也不会有人把它们当真,综艺节目而已,谁又当它是真是假。我也只能这样光明正大地说出心里最隐晦的爱意。


我得知他有女友的消息,是他亲口告诉我的。他拿出手机把照片放给我看。我看着照片上年轻的面容,是媒体所传的他的绯闻女友。他雀跃地告诉我事实时,一双眸中盛着碎星,装着无边际的幸福。我忽然有些难过,又替他感到万分欢欣。自己那番话就像是一个老掉牙的笑话。


没有人会笑,没有人会当真。


我闹着向他讨亲亲,嘴上不停的嘟囔着这是补偿,语气中故意掺了三分打趣的意味,因而七分的苦涩自己不得不又咽了回去。他害羞地躲了两下,最终贴了过来,用潮湿滚烫的唇蹭了蹭我的脸颊。我感到有些痒。我问他是否还记得在金曲奖颁奖典礼上的赌约,我看到他的眼睛亮了一下。可他最终摇了摇头。


“啊——这样。其实就是一件小事。”

“我要去接小凌了。”


我的血瞬间凉了,一阵寒意从脚底升腾而起,最终渗进骨缝里,动一动都是疼的。我努力地挤出一个微笑,随口说道。他笑了一下,笑里掺着三分苦意。


我猛的一惊,从床上慌慌张张地坐了起来。心脏骤然停止跳动之后,我终于还是从漫长的梦中醒了过来,梦里的那些过往逼真的让我以为自己真的穿梭了时空,重回十九岁——刚刚与他相识的年纪。然而手机屏幕上映出的是一张疲倦的狼狈的面容。梦里的寒意追出了梦外,像一个不依不饶的厉鬼。我将自己重新埋在被子里,然而心中的邪念却没有因此而消散。


周扬青曾经找到过一张照片。那张照片的一角已经泛了黄,照片上的他叼着袜子一副不情不愿的可爱模样是我始终不能抹去的记忆。我与他打赌,他那日照例输给了我。不得不让我拍下这样的照片,随后我觉得有趣,就将照片打了出来。搬了几次家,本以为这张照片早已遗失,没想到只是虚惊一场。


“你俩以前的关系好好啊。”


我的心咯噔一下。


“都是以前的事了。”


我将照片妥帖地放进相簿中,却无端的觉得周扬青有些多嘴多舌。我与周扬青相识是机缘巧合,交往则是带着目的。我牵着她的手告诉面前的杰伦我也交到了女友。他只是笑着,牵着昆凌的手,对我说着祝福的话语。他甚至替我感到高兴。就像我对他那般,只是目的不同罢了。


周扬青不止一次地问过我何时公开我与她的关系,我只是推脱给事业。她看着我,眼里那团火越来越暗,直到那日她发了火,同我吵。


周扬青看着我,嘴巴噘地高高的,她问我“罗志祥!你到底想不想跟我结婚?”我看看她,脸上火辣辣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分不清这些年是喜欢她还是习惯她。


她又道“你忘不了谁?罗志祥,我拿青春跟你耗,陪你疯。你说,事业不成,还不能结婚。我答应你,可是你不能骗我。罗志祥,你告诉我,你心里还装着谁?!”


我吞吞吐吐地搪塞过去,却始终没告诉她,我忘不了的人同她一样,都姓周。


他结婚的那一年我正参加极限挑战的录制,我蹲在无人的角落里翻看着手机里畊宏刚刚给我发来的他的结婚现场照片。我看着他亲吻昆凌,才发觉原来只有我一人被困在了过去,做着可笑的梦。我没去到婚礼现场,因为我没能收到邀请。


可从前伴郎团里也曾有过我的位置。


我收起手机将心事全部吞咽进肚子里,继续对着镜头嘻嘻哈哈,这已是我的本能。其他几个哥哥对我就像是亲兄弟一般。


我从前也是有这般好的兄弟。一个对所有媒体怀疑我指责我买票刷榜,一个为了利益转身插我两刀,一个不知所措最终选择逃离。


前一个是我心底最隐晦的爱意,后一个是跟在我身后叫我师父的徒弟,另一个则是我兄弟的兄弟。


我揉了揉眼睛,那里进了沙子。

洪卓立《独活》填词《如昨》

“我就是喜欢攻占他的心”

“谁跟你分开过”

@えっ?はい。 ←送给你


在荧幕前见你。

眉眼清晰一如年少时你青涩的模样。

此去经年已难忘。

我迷失在回忆中   无法逃离。

那年夏至蝉鸣不息。

我又怎敢提起你   心有愧意。

少年时不懂退让,放手已遍体鳞伤。

我曾以为岁月无穷山川可平,

直到他日再难相逢 才知自欺。

你陪我走过籍籍无名,

领奖时抱我最紧。

也曾彼此约定不放行,

以为从此得太平。

他人几句流言难伤你。

难能交换真心却被轻信。

从此以后只能生离。

隔着人群再相遇  再没猜忌。

我曾与你同床共寝,

沉沦美梦见你我结局兀自惊醒。

独见墙壁挂流星。

梦里真假怎么信。

你是年少倒影,

刻进我的生命。

即使身处热闹之地,

也心有余悸。

直到时不运转至谷底,

演唱会上做他嘉宾。

也曾与他共秘密旅行,

亦曾吻过他掌心。

深夜里交心毫不顾忌,

待他年再提起可笑至极。

世人所传小道消息,

已是心口一道陈年疤  怎敢回应。

再无勇气触及  风平雨亦停。

往日已成难言之隐。

南柯梦中见他带笑意,

眼角却藏有泪迹。

再想与他共悲苦欢欣,

后知早已无联系。

我曾沉沦在这世俗里,

幼稚对他坚持是非道义。

最终输给命运躲进时光里与世界隔离  战战兢兢

我们曾在他人眼里最是暧昧不清却终究败给年纪。

这世界这样大  祝你快活无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