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童

俗人一个。
爱吃、不高冷。
做个周杰伦信徒,终其一生。
cp雷点:贤良/堂辫

【北京胡同儿】

——卷一:《废物》②

饼子夹着尾巴做人做了几个月,见先前的事压了下去,顿时喜出望外,狠狠心买了一条凤凰,去了老莫。杨少爷正好背着书包准备去学,这年头也只有他老实了。饼子以前也上学,只不过因为跟军队大院儿里的人干了一架,一板砖拍在人脑袋上,对方了缝七八针。饼子这才退了学。


杨少爷跟饼子在路上正一个对脸。杨少爷看着他,眉头皱了皱,看着他胳膊底下夹着的凤凰,又看看他那张坑坑洼洼的脸。饼子被他看的有些不耐烦,拿手点了点胳肢窝底下的烟,一脸得意。


“你丫可别打这条主意,”有钱自己买去。

“没,我想起点事。今儿早我出门时,碰见一人向我打听你。丫嘴里也叼着根凤凰。够有钱的。”


饼子像是被雷劈着了一样,身子猛的挺了起来,一张嘴张得大大的,原先那股得意劲没有了,此刻他像只落水狗。杨少爷看着他脸色像蒙了层破布,冒着死气。杨少爷又仔细想了想那人的面貌。


“咋了?又跟别人犯照了?那丫看着文文气气的,带着副金丝镜儿,装什么文化人!”


平日里杨少爷在学校没少受军队儿大院里那群高干子弟们的气。胡同口里的野孩子天生就跟军队大院里的子弟不对付,一天到头的不是呛火就是打架。军队大院儿的从来不拿正眼看胡同口里的孩子,胡同里的见了他们总是偷偷啐一口。可谁让人学习好,呲起火来,总是野孩子们受罪。为此杨少爷憋了一肚子的气。


“不过,没想到啊,丫上来就打听你,我没敢给他说你家地址,我估计他还在胡同里瞎转呢。”


饼子听着杨少爷的描述,眼珠子转了又转,脸上也开始活泛了。饼子一把抓住杨少爷的手握了又握,眼神是莫大的喜悦,嘴角高高的扬起,眉毛跟着挑起来,跟中风了似的。看着滑稽可笑。


“兄弟,哥哥我谢谢你。改天请你喝酒。”

“得了吧,从你嘴里出来的话就跟屁一样,闻闻就得了。”

饼子扬手就要给他后脑勺一下,杨少爷举着书包,书包后是一张笑嘻嘻的脸。饼子那双手还没落下去,杨少爷已经在街尾了。饼子无奈地笑了笑,转身就往胡同里跑。那步伐又快又急,就跟脚下装了俩轮子似得。街尾周围有学生三三两两地往前走,杨少爷往前没几步就跟一个人撞了满怀,那人脸蛋子跟煤炭一样黑,梳着蘑菇头。脖颈子扬的特别高。往近了一瞧,原来是昨个儿刚刚见过的小黑。

“眼睛长屁股上了?撞坏了小爷你砸锅卖铁都赔不起。”

“你——你这人怎么说话的。”

杨少爷嘴里那声哎呦还没出口,就被人连珠炮似的话给噎进了肚子里。吞吞吐吐了半天,脸色都憋成了猪肝色。小黑立在原地,身上挎着一个军绿包,里面鼓鼓囊囊的。杨少爷盯着小黑身上的包看了许久,眼里都冒了火。前几日杨少爷放老师气门芯的事就是被军家大院里的孩子揭发的。他正没处撒气呢。

“怎么着?”

“嘴上挂夜壶了吧?这么骚。”

“你——你等着”

“等着就等着。你能有什么本事。”

杨少爷嘴里不住地哼哼,脖子越扬越高。他又不是没什么名气,平时里没几个人敢惹他,知道他有饼子护着。杨少爷自己也不差,跟着饼子出去那几次也打趴过几个人,当时就出了名。小黑瞧着他这幅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偷偷摸摸地从书包里掏出板砖来,正要给他一板砖。从街尾听得一声喊。

“九龄,走了。”

小黑顿时收了心思,一张脸也没了原先的怒气。脸上的笑得跟朵花似得。杨少爷正等着看小黑怎么报复呢,就听得身背后一声脆生的呼喊。再看小黑那张脸满是讨好的笑,心里就知道有人来了。人的肌肉不过那么几块,怎么做到一时间又哭又笑的呢?真奇怪。杨少爷理了理书包,正要往前走。小黑一把拽住他的手臂。

“你不是说我没本事吗?喏——”

“搬救兵算什么好汉。”

杨少爷顺着小黑的视线望了过去,就见得一个身穿的确良的衬衫,下衬一条牛仔裤的人正迈步往这来。杨少爷在脑海里想了又想,脑汁都快挤出来了,愣是没想到这是谁。小黑却在一旁偷笑,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九龄你干嘛呢?这谁?你同学?”

“是楼上的。这我表哥,杨少爷。”

小黑最后几个字是咬着牙说完的。嘴角越说越靠上,只差咧到后耳根上了。杨少爷站在原地登时愣了,一双眼不住地朝他瞟。二爷天生一副好面相,剑眉星目,唇红齿白。与小黑那幅黑黢黢,刚跟挖完煤回来不同,二爷肤色白皙,就跟那牛奶泡过一样。

“你也楼上的?”

“是——二爷。”

“嗨!爷不爷的,都是胡同里抬举。”

二爷拿眼瞧了瞧面前站着的杨少爷,嘴里发出啧啧声。眉头皱了皱,正想问杨少爷点问题。抬眼一望,不知看见了谁,只得拍了拍杨少爷的肩。

“中午放学楼梯口见。”

“哎。”

杨少爷站在原地进退两难。偏偏饼子又不上学,平日里更是抵触进学校一步。按他的话说就是跟学校里的人尿不到一壶。小黑得意地笑着跟着二爷走了。杨少爷攥了攥拳头,杀人不过头点地。

“呸!牛气什么。等着,改天小爷肯定把你当中间的腿给卸了。”

杨少爷冲着小黑的背影啐了好几口,嘴里骂骂咧咧的。紧了紧背上的书包。里面顿时叮当乱响。杨少爷又随手找了块砖头塞进书包。这才跑去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