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笙.

俗。
现主吃德云社群像。贤良/堂辫 雷点!
墙头多的数不胜数。
手稿很多,懒得打到手机上【瘫】
不是宝藏,不需要被珍藏。

【良堂/血腥爱情故事】

#孟哥第一人称视角/丧/血腥


some thing is wrong.







小孩儿紧攥着我手中刀的刀刃,利刃割伤他的手心。血液染红他的手掌。血珠子滴落在地,滴答滴答地响,在这寂静的屋里格外响亮。窗外是狂风卷着暴雨,它们与玻璃窗以命相搏。“哗啦”的一声巨响,雨滴破开窗户,狠狠地砸在地上而后迅速扩散,瞬间淹没了整间房屋。我放不开手里的刀,任由着那刀刃一点点陷进他的手心。他抬眸一动不动地盯着我。越来越多的血在水中扩散。无穷无尽的雨水冲刷着一切。雨水终是被血染红。他猩红的眸,漆黑的瞳仁,像无穷无尽的阴森森的黑洞。我陷进去,死在那里。


“先生。”


一连串的气泡从他的嘴里喷出。咸腥的液体涌进口腔时,我才意识到我在尖叫。刀子似乎已经黏在我的手掌上。我恐慌的挣扎,不顾一切的试图向后抽出刀身。利刃在他的手掌上划出一条又深又长的血痕。疤痕化作一条丑陋的黄褐色的蛇,吐着芯子钻进我的喉咙。喉咙被异物堵塞,肺腔没有一丝氧气。本能的蹬着双腿试图摆脱着无尽的汪洋。剥了皮的粉红鲸游过脚下。它的肉很软。


终是举起刀割向自己的喉咙处。“噗嗤”刀入肉的声音总是悦耳动听的。那条蛇在我的气管中上下蹿动,正疯狂的吸食着新鲜的血液。顺着中轴线一路割下去,切开自己的身体。森森白骨露了出来。直至胃部,我才发现那条蛇。它咬开我的胃壁。盐酸顺着漏洞滴在内脏上。盐酸正一点点的腐蚀着我的内脏。我伸手试图去抓那条蛇,却在追逐的过程中,一不小心跌进周航的怀里。他微微笑着,拿出针线替我缝上我的伤口。


“照顾好自己。”


他拥着我,向更深的地方游去。粉红的鲸围着我们打转。他笑着摸了摸它的头,顺手将我喂于那头鲸。腥臭的气息涌进鼻腔。闭上眼睛,无穷的黑暗再次包裹住自己的全身。


本为他生,何怨之有?


醒来时头痛欲裂。心跳有一瞬间是停止的,躺在床上喘了半晌的气,也未能从梦里回过神来。把梦里那句“好好照顾自己”当了真。翻身去拿手机,消息也只有一条。


“明天彩排。”


窗外果真有雨,雨珠携着尘埃,附着在透明的玻璃窗上。模模糊糊的使我看不清楚窗外的景。于是,万物都像是污浊的。美工刀还放在床头。胳膊上的疤也不曾痊愈。一切如梦。


孤独钻了空子,使我难过又死心。


发生什么了??


有点怂。


仅是这样还不够。还不够。

封不觉想。

他要担负起所有的责任,就不能往后退。获得能力,当然是首当其冲最主要的事情。他不擅长告诉别人,于是只好闷闷的自己承受。同时应该也有一种大男子主义在里面。他如此高傲,有着折不断的傲骨。

他要跑啊,跑赢时间。攥足了力气,向前跑。不能回头,不能哭。滔天的杀意混着恨意令他前所未有的冷静。死亡不过一瞬,他不怕的。他只是怕——他身上背负着的希望、信赖、尊严甚至生命,随他的死亡一起消散。可微薄的力量,却是一堵结结实实的墙。

每每想到这里,他就怕得难以自制。

愈怕愈冷静。他是前所未有的如此恨一件东西。纵使她从前是他的盟友、是她的朋友。不,也许算不上盟友。所以落到这个结果,也是必然。若雨死前的眸子在他脑海中一遍遍的播放。像无穷无尽的梦魇。他从前是不怕的,因为那时她在,左右是不会失去她的。

阳光洒进他眸里的时候。他看着命运紧紧攥着小叹的脖颈。小叹他是如此的弱小,只在命运手里挺了三秒便跟着小灵一起去了天堂。他该上天堂的,封不觉这样想着。从前的时光在他眼前来回的播放。折磨着他最后的神经。他听见若雨对他说“跑——”又听见小叹唤他“觉哥”。他看着胸口缺了一块的小灵倒在命运的脚边,好像在对他说“救我”

“宰了你。”封不觉说。

来,张嘴,吃糖。
万圣节快乐。

想想这样的小先生……
谁不爱呢

孟鹤堂周九良,请立即结婚!!!!

请你们立即结婚!!!!
原地爆炸

累死我了。
小先生生日快乐!!

https://m.weibo.cn/5977519547/4300148647356572

这是链接